书画“南北之论”何以同途殊归

时间:2019-11-23 08:47:06 阅读量:314

仿古景观诠释董其昌

书画同源,脉同。它们在外观、功能和审美趣味上相似。古代书画理论的思想、观念和思想与兰芝·于慧相似。自宋代以来,书法和绘画中出现了区域分化理论。最突出的人物是董其昌的“画分为南北两派”和阮元的“南北书法理论”。出人意料的是,双方观点不同,书画美学中少有同道异归的现象。

晚唐以后,书法家和画家在作品中注入了“意”和“态”,标志着以梅艳为特色的书画之旅。作为“意”与“态”的反叛力量,书法家和画家开始寻找梅艳以外的审美元素来弥补其不足。因此,“南北理论”应运而生。董其昌在《荣泰别集》中提出“绘画分为南北两部分”。他强调说,“绘画分为两部分,也是在唐代。”这幅画的北部由李思训和他的儿子着色,流传到宋代的赵干、赵伯举、智伯、马和夏。在南门,王Mochechi开始使用轻举妄动的方法,改变钩和领带,这是传递给四个成员,张盼,京,关,东,居,郭中书,米甲和他的儿子,甚至元。虽然他没有对该地区的绘画进行任何分类,但他从禅宗教义中认为,南方学派强调“顿悟”,往往强调“绘画的乐趣”,而北方学派则强调“渐进启蒙”,绘画是“精致的”。在书法上,阮元在他的《南北书法学派论》和《北碑南帖论》中,根据官方历史、金石吕和南北朝《水经笔记》和《颜氏家训》,将书法明确划分为南北两部分。他认为魏晋以后,东晋、宋、齐、梁、陈时期的书法应属于南方学派,而赵、燕、魏、齐(北)、周、隋时期的书法应属于北方学派。同时,他提出了两大流派的书法风格和优势。南校属于河的左侧,南校优雅而优雅。北方学校尊重中原的古代法律,南方学校适合题字,北方学校适合题字。

书画中“南北论”的出发点是避免奉承颜悦色。经过分析和验证,双方有非常不同的结论点。董其昌高度评价南派的绘画。他认为南校充满了自我封闭,对林泉的生命意识漠不关心,不为物质服务,不为世俗,一切和谐,这是南校“真实而直接的遗产”。阮元在强调“两派完全不同,南北氏族互不联系”的基础上,盲目地尊重北派的书法,呼吁“希望聪明敏感的人,破除世俗,调查北派,遵守欧洲和楚国的旧规矩,寻求魏齐王朝的灭亡”。汉魏时期的古代法律没有被普通书籍所涵盖,这难道不可惜吗?”以上特殊的理论,如果我们跳出“官见官,智者见智”的多维审美判断,从审美范畴进行修正,我们就可以看出艺术风格不是奉承或不奉承。最合理的选择是让奉承或奉承要么深入空虚的领域,要么进入简单的领域,以赋予强大的精神。董其昌和阮元为艺术的新发展提供了两条路线图,当然,这条路线图与时代和个人情况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从时代来看,梅艳受到书法家和画家的嘲笑。董其昌生活在一个商业绘画盛行、模仿盛行、绘画质量受欢迎的时代。虽然许多艺术家,如石涛和八大山人,创作了许多具有历史光彩的优秀作品,但更多的最后一批艺术家流于形式,相互抄袭。结果,街上到处都是对云南天和黄王巩绘画的模仿。民间甚至有“南天的每个家庭,每个家庭都是叔叔”和“每个家庭都有悠久的历史,每个人都是疯子”。为此,董其昌提出“积其成,取其长补短”,坚持追求“轻距离”,寻找新的新鲜事物。他认为梅艳的根本原因是缺乏幽默和智慧,自然的山川太真实了,越真实越梅艳。只有用笔,他才能摆脱谄媚颜的陷阱。在《诗经》中,他高度赞扬了米菲对笔的使用,称之为“不要让笔变得真实,所谓无所不能,而要充分利用音乐”。“空”和“空”的笔画可以使绘画充满活力和和谐。同样,阮元生活在清、甘、贾三代时,书法和书法也繁荣起来。虽然也有像柳永、梁舒同、王文志这样的书法大师,但书法普遍变得单调刻板。特别是科举和官场使用的是“广阁式”,方形和工整的人物、平滑的点画和统一的图案成为教条,钝化和疲劳了人们的审美意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高级官员雇佣了数十名书法家,他们需要复制长信或纪念物,预先计算字数,然后分开书写,然后将整章合二为一,这就像一个人写,而不是其他人写一样酷。这迫使阮元等书法家选择魏晋以前稚气、原始、大胆、凶猛的题字风格,用石头和石头的精神来掩盖和洗刷书籍的精神。

历史没有给董其昌一个天真的机会,也没有给阮元一个疏远的礼物。从他的个人情况来看,董其昌一生都是一名官员。他多次被提升和退休。他的冷漠和世俗智慧使他皈依禅宗并找到精神支持。《荣泰集序》记载:“日与道纣王,袁伯秀打禅,视一切名利之言,他只是黄河的笑虫。这非常重要。”总的来说,董其昌在禅宗中没有强烈的宗教意识。他喜欢禅宗的观点,即颜色是空的,空是安静而明亮的。他用这个想法来强调绘画的审美愉悦功能。他在《书上》中说,“作家的家是一个徘徊在所有美好事物之间,独立于所有事物的家。《世界》的作者才华横溢,能做任何事,而优雅和平淡与神有关。要谈论一个人能有多亲密并不容易,除非他头脑清醒,品味高雅。”这正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这种天赋、才能和特点不会也不可能使他从北方学派雄伟无边的绘画中吸取营养,开辟一条笨拙大胆的道路来消除美的魅力。他的画穿过董源、巨然和米菲。他的风景、树木和石头都飘着烟和云。它们优雅自然。例如,《江干三树》色彩柔和,没有骨头,具有文人画的鲜明特点。因此,与其说董其昌选择了光的距离,不如说光的距离对应于董其昌。另一方面,阮元不一样。虽然他一生都是一名官员,但他决心要学习,而且既有军事技能又有民事技能,而且做得相当好。在艺术方面,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热爱石器,主张实事求是。在《经学》的序言中,他说:“于之说经典,弘扬古代经典,实事求是,不敢有所作为。”可以看出,“现实”和“使用”的思想贯穿了他的一生。用“真”来释词、考证和辨伪,探索经典和书法的意义,清楚地理解书法的本质,是他艺术品格的最佳写照。这种做法和高速度决定了他不会也不能依靠光的距离来打击他在保存书法的方式方法上的缺点。正如所承诺的那样,宣传纪念碑、压制哨所、贬低南方、赞美北方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

安徽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 广西快乐十分 彩客网

上一篇: 习近平签署通令嘉奖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全体人员

下一篇: 加利亚尼:对米兰的爱没有变,因经济原因卖掉俱乐部

Copyright (c) 2013-2015 xjhotels.com昌墅新闻版权所有